文艺复兴诸神画

编辑:小豹子/2018-11-01 15:13

  在15世纪,文艺复兴之风吹到了地处欧洲西南的西班牙。西班牙的文艺复兴从13世纪后半期就显露端倪,现在美国收藏的一件木雕《悲哀的圣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这件作品很生动地表现了人物痛苦的感情,透露着一种世俗的精神。

  14到15世纪是西班牙文艺复兴的早期。早期文艺复兴美术主要产生于沿地中海的一些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当时最主要的两个画派是加泰罗尼亚画派和瓦伦西亚画派。西班牙文艺复兴美术的产生,有两个主要条件,一个是国内的条件,这就是长达数百年的反抗阿拉伯人的斗争逐渐取得了胜利,这一胜利为西班牙的文艺复兴提供了有利的环境;另一个是国外的条件,意大利和尼德兰的文艺复兴艺术对西班牙产生的影响。大约在14世纪就有意大利的画家来西班牙访问,进入15世纪后,尼德兰的著名画家扬?凡?艾克在西班牙曾受到加泰罗尼亚国王的热情招待。

  文艺复兴诸神画——西班牙站

  《基督被剥去圣衣》 西班牙 格列柯 1577-1579

  285cm×173cm 布 油彩 托莱多大教堂

  在这幅画中,基督穿着红色衣服,其雄壮的姿态是这个密集构图中唯一的正面人物,他在人群中静止地、仿佛神往似的站立着。由此使整个画面摆脱了左右对称的束缚,使格列柯最具特征的回转运动成为可能。近景左边的三个玛利亚站在比地面还低的位置,或想象中的地面,基督、武人、两个行刑者脚下所见的地面几乎是垂直的,具有非现实的倾向。上方幻想化人物群的头部近乎漫画的手笔,呈现痉挛、压缩的状态,并蚁聚于基督的身边。

  14世纪加泰罗尼亚画派最有名的画家菲尔列尔?巴索(1290-1348)被叫做“西班牙的乔托”,他和意大利的乔托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他和乔托一样努力把宗教题材的绘画引向世俗化,使作品具有生活的气息。他创作的湿壁画《崇拜圣母》、《牧人来拜》、《基督复活前的女圣徒》等都是这样的作品,极富有人情味。

  进入15世纪,西班牙绘画得到了很大的发展,逐渐摆脱了中世纪绘画的影响。哈依姆?费雷尔(生卒年代不详)是15世纪瓦伦西亚画派的一位画家。在他创作的一幅画《最后的晚餐》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是用世俗的眼光来描绘这顿晚餐的,在画面上不厌其烦地描绘着人物的一幅、装饰品以及生活用具,在餐桌下还画了狗与猪,这种对生活详细的观察,颇似尼德兰的画家。

  加泰罗尼亚15世纪最有名的画家是哈?乌格特(约1414-1492)。他从1448年定居于巴塞罗那后,在这里创作了大量的祭坛画。他的三联画《圣乔治》特别出色,中央一幅是《圣乔治与公主》,人物很生动活泼,背景有一个开着的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大自然的美景和城市建筑物。这幅画画风细腻,色调鲜亮明快,显然是受到了尼德兰画派的影响。他的代表作还有《圣阿布东纳和圣塞涅》、《萨尔里的圣维采达》(1450年之后)、《博士来拜》(1463)等。

  在15世纪也有不少人向意大利学习,其中最为著名的代表之一是彼得罗?贝鲁盖特(约1450-1504)。他早年在意大利学习,1475-1482年间成为乌尔比诺大公的宫廷画家,1483年回西班牙。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圣多明我正在焚烧异教的书籍》(约1500),在这件作品中可以看到画家很注重人物形象的多样化和对环境、器物真实而生动的描绘。

  文艺复兴诸神画——西班牙站

  《圣马丁与乞丐》 西班牙 格列柯 1597-1599

  190cm×98cm 布 油彩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骑在马背上的圣马丁形象地展示出一个传说中的贵族性格,尽管头部仍然画得很小(有时,格列柯的人物瘦长得几乎是头的12倍,使人的头部显得更小)。下巴尖细,眼眶深陷,神态凝滞,但背景不是虚妄的,尤其是天空,有着宁静多云的写生实感。色彩的层次也比较贴切。那个站着的乞丐形象,画得略微差一些,头部依然太小,裸体被拉长了。尽管如此,在这幅画上已看不到习见的那种动乱与宗教狂热,是一幅真实的富有人情味的风俗画。

  16世纪上半期,在查理五世执政期间,有不少西班牙画家赴意大利学习,意大利的人文主义思想从而也大大地冲击了这个伊比利亚半岛的国家。16世纪上半期塞维利亚画派是一个比较突出的画派,这个画派的代表人物有阿?费尔南德斯和巴尔加斯等人。阿?费尔南德斯(约1470-1543)的作品很富有生活和时代的色彩,他的《航海者圣母》(约1531)就是这样的作品。这幅画的画面中心是圣母,圣母周围有许多航海家和商人,前景是大海,海上有远航的船只,这好像在表明西班牙繁荣的海上贸易受到了圣母的保佑。

  在这个时期也有许多达?芬奇的追随者,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个是瓦伦西亚画派的胡?德?华内斯(约1523-1579)。华内斯的《最后的晚餐》和达?芬奇的同名作品十分相似,凤凰彩票官网(fh03.cc)不过,他在人物的心理刻画上远不如达?芬奇,显然他比较重视外在情节上的描绘。另外一个瓦伦西亚画派的画家伊?亚内斯?德?阿尔梅吉纳(约1480-1537)也是达?芬奇艺术的仰慕者。据说他曾作过达?芬奇的助手,他的艺术技巧很娴熟,水平不低,代表作有《参谒圣庙》、《圣卡特琳娜》(约1520)等。

  16世纪下半期,除宫廷的罗马主义艺术外,在地方上也出现了样式主义的艺术。虽然西班牙的样式主义艺术受意大利的影响,但是也有区别,西班牙的样式主义艺术更多地带有宗教神秘主义的色彩。路易斯?莫拉雷斯(约1510-1586)是西班牙最典型的样式主义画家。由于他的作品有神秘特色,所以有人把他佳作“神人”。从他所创作的一系列《圣母子》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人物的比例有点拉长,常常在圣母或圣婴的脸上表现出一种禁欲主义的表情。

  文艺复兴诸神画——西班牙站

  《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 西班牙 格列柯 1586-1588

  460cm×360cm 布 油彩 托莱多圣托梅教堂

  这幅画上部表现了在天国里,奥尔加斯伯爵(裸体)拜见基督和圣母,下部是人们为他下葬的情景。奥古斯丁(老者)和斯蒂芬小心翼翼地托着伯爵的尸体,边上主祭人在虔诚地读着经文,参加葬礼的都是当地名门贵族的形象。最前面有一个小孩,他是格列柯的儿子,当时8岁。通过人们的服饰,可以看出格列柯表现了天国、人间、古代、现代不同时空,画面弥漫着浓郁的宗教寓意和幻想,人物面色苍白而瘦长,带着神秘的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超脱尘俗的感觉和宗教的怪异,同时也带有相当的哲理性和人文思想。

  在我们谈论意大利以外的文艺复兴艺术时,有一个画家是不容忽视的,那就是西班牙神秘主义画家格列柯。格列柯与委拉斯凯兹、戈雅一起,被誉为西班牙画坛“三巨匠”。

  1541年埃尔?格列柯(1541-1614)出生于克里特岛上坎地亚市的奥尔加的一个希腊族家庭。当时该市属威尼斯共和国管理,但格列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西班牙度过。格列柯的艺术生涯的启蒙阶段是从克里特岛的圣像画家们那里开始的。这些画家的风格偏向于中世纪拜占庭艺术,我们从格列柯的画风中可以看到这一点。青年时代格列柯就在绘画、雕刻和建筑领域里露出多方面的才华。格列柯的作品,人物形态变形,被拉得很长,色调冷淡,带有一种强烈的宗教的神秘气氛。《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就是这样一幅典型作品,题材来源于中世纪的传说。奥尔加斯伯爵生前是一位虔诚的教徒,曾为宗教捐赠大量钱财,按他的遗嘱,死后将他葬在圣多米尼教堂。就在为他举行葬礼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天国的使者奥古斯丁和斯蒂芬突然从天而降,为他下葬。

  1565年,格列柯去了威尼斯,在那里得到了色彩大师提香的指点,成为大师的弟子。后来又带着提香的推荐信来到了罗马,在罗马他创作了许多作品,使自己在画坛的声誉日隆。那个时期的作品,色彩鲜艳,构图大胆,取材宗教,但表现的则往往是一种世俗情趣,明显地受威尼斯画派的影响。

  格列柯在罗马广负盛名,但自恃才高,为人骄横,在艺术圈里并不太受欢迎。有一次画家们正在议论米开朗基罗的《末日审判》中的裸体形象,格列柯突然插话上来,说如果把这幅画推翻在地,他可以画出另一幅更好、更体面的壁画,绝不会比现在的逊色。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他的脾气和为人。

  凤凰彩票网(fh643.com)文艺复兴诸神画——西班牙站

  《圣母玛利亚,圣依内和圣黛克勒》 西班牙 格列柯 1597-1599

  193厘米×102厘米 布 油彩

  这幅画我们在了解他的生活与艺术思想后,可以体会这幅画的内涵:宗教的幻想和对世事矛盾心理的结聚。

  格列柯在罗马被同行日渐疏远,迫使他离开罗马,远走西班牙。他先到了马德里,后来于1577年左右在托莱多定居,在那里,他度过了他的一生,并完成了《圣母玛利亚,圣依内和圣黛克勒》、《拉奥孔》、《基督将商人逐出圣殿》等著名画作。

  《圣母玛利亚,圣依内和圣黛克勒》的基调是无尽的沉思。构成画面色彩的主旋律是蓝绿、灰紫、棕色、纯银灰和各种阴影斑驳的色调。中间的圣母俨然一个旧贵族公主。脸色沉着,怀抱圣婴坐在云雾中央。一切都在流动着,长着翅膀的小天使的脑袋围拢在圣母的双足间。云层是透明的,它把景物划分成上下两部分。上部是两个顶礼膜拜的天使,身子被云雾遮住了。空中隐隐约约地漂浮着一些物体:蜿蜒弯曲的柔和的白色块像罩在圣母头上的面纱,镶围在圣母鬈发的周围。这个圣母所揭示的世界,在画家看来是纯意大利式的。格列柯无视画法常规,把这一切给予充分的改造。下部是左右两个天使,即圣依内与圣黛克勒(均是4世纪罗马时期基督徒,传有圣迹)。一个几乎是另一个的翻版。右边一个抱着羔羊,左边一个用手捂着狮子的头。他们凝神仰视,倾听着天国的圣乐。格列柯在这里所要表达的主要思想,是精神的升腾与超凡脱俗的神秘。

  凤凰彩票官网(fh03.cc)文艺复兴诸神画——西班牙站

  《拉奥孔》 西班牙 格列柯 1610-1614

  137.5厘米×172.5厘米 布 油彩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本图画上的光线并无光源,仿佛奇怪的发光的风一般横扫过空间,物体已无重量,不论比例或远近感,画家均未赋予他所了解的规范,此乃表现精神分离的真正内在绘画,它完全没有了解剖学的味道,对于构图毫无助益的僵硬的蛇,甚至也是画家在晚年巨作中最混沌的现象,它令人惊恐地向人们说明了创造不均衡的冷峻作品的格列柯的心情。

  《拉奥孔》是格列柯在古希腊寻求主题的唯一作品,即从16世纪艺术家交相称颂的罗马时代大理石群像中得到灵感,格列柯或许在造访罗马期间看到过这件雕刻(现藏梵蒂冈美术馆)。拉奥孔的姿势取自美第奇家族礼拜堂中米开朗基罗所作的雕像《晨》,其仰头倒下的儿子采自丁托莱托所作《圣马可的奇迹》中的奴隶,背向前面的阿波罗(或埃尼阿斯)也引用了丁托莱托留在埃斯柯里亚修道院的《圣矛里基奥之殉教》(1548),但由于这些东西填满了格列柯样式的惊人力量,因此意义也就不那么重要了。